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高校科技》杂志 >> 文章浏览
黄 超 跨学科研究合作的科学发现优先权冲突及其管理
 发布时间: 2017-04-20  点击数:58

跨学科研究合作的科学发现优先权冲突及其管理

黄  超
(哈尔滨工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黑龙江  哈尔滨  150001)

摘要:借鉴知识管理理论和科学规范理论的视角,以杨振宁、李政道团队冲突为案例,从逻辑层面演绎了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过程中的科学发现优先权冲突的成因及其结构方式。研究发现:学术竞争及其收益竞争是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团队冲突的根源,不同要素主导着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不同阶段的学术竞争,进而揭示了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过程中学术竞争的系统复杂性。在此基础上,依据协作战略构造理论,提出了学术优先权系统构造、科学家行为理性构造、科学家长期合作构造等三种加强和改进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界面波动的战略管理方法。
关键词:知识管理  学术优先权  科学家团队  团队冲突

1  引言
    随着高等院校科学研究的日益规模化和前沿领域的不断深化,科研活动不仅依赖于科学家的个人努力和学科成员之间的合作,跨学科研究合作已经成为科学研究的主要形式。但在科技资源稀缺约束和学术优先权竞争影响下,科学家在进行跨学科研究合作的同时存在着科学家之间的利益冲突。借鉴知识管理理论和科学规范理论的观点,这种科学家之间所存在的团队冲突,本质上是科学家在知识创造过程中的学术优先权竞争的冲突。
   知识管理理论过程论认为,组织主要是通过知识获取、创造、组织、转化、传递、共享等过程对组织的知识资源进行管理,即知识创新的核心是组织拥有的知识资源和管理水平。团队管理理论认为,团队成员间存在着由问题引发的各种冲突,这种冲突是自然甚至是必要的,成员间的相互质疑有助于深化对问题的理解但也因此导致人际冲突,解决问题的关键是避免问题冲突演变为人际冲突。借鉴上述观点,大学跨学科合作研究需要不断获取、创造、组织、转化和共享不同学科成员之间的知识资源,并对上述过程中的合作冲突进行有效管理,才能使跨学科研究合作的知识创造能力得到充分发挥并持续发展。
对现有研究文献来看,对科学家团队的研究主要是对其核心能力、发展模式的研究,而对跨学科研究合作冲突的研究仅仅存在于案例研究和科学史研究层面。而揭示跨学科研究合作冲突过程的基本内容及其系统特性,对于大学采取针对性措施,提高知识创造能力、获得持续性竞争优势具有重要意义。为此,本文以知识管理的视角,在杨振宁、李政道团队冲突案例基础上,分析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中的科学发现优先权冲突因素及其演化过程,以期为大学推进跨学科建设提供借鉴。

2  李杨冲突案例
   杨振宁和李政道均是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世界上伟大的物理学家,分别在不同的二级学科领域做出了令世界瞩目的科学成就。从1948年到1962年,以两人为核心的科学家团队在统计力学、宇称不守恒、中微子等领域合作开展研究工作,总计合作发表了32篇科学论文,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重要影响。
根据李政道和杨振宁所述,两人的团队合作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48年至1951年的初步合作阶段,合作发表了《状态方程和相变的统计理论》I和II 两篇论文;第二阶段为1954年至1956年的重大合作阶段,合作发表了以《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守恒质疑》为代表的4篇论文,其中宇称不守恒问题研究冲破了当时物理学界的传统观念,促进了基本粒子理论的发展,被科学界称之为“科学史上的转折点”,并于1957年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奖;第三阶段为从1956年至1962年的全面合作阶段,在六年中共计合写了26篇文章。
   两人之间的合作优势源于在不同学科领域所取得的学术优势,但两人在研究合作过程中始终存在着显著的合作冲突,从合作初期对合作论文署名的优先权竞争开始,到宇称不守恒研究中思想突破的优先权之争。在1951年两人合写的两篇统计力学论文《状态方程和相变的统计理论》I 和II 上,署名次序分别为“杨振宁和李政道”与“李政道和杨振宁”,两篇论文的署名顺序与两人实际贡献相反,实际上是两人对学术优先权竞争的结果。并且正是围绕以学术优先权竞争所引致的署名权冲突,导致两人自1951年至1954年间再未合作发表重要论文,团队合作实际上处于停滞状态。直到1954年宇称不守恒问题研究这一重点热点领域出现后,两人才再次结成团队开展合作研究,迅速在这个领域实现了重大突破并进行了系统地研究。从1962年开始,两人针对宇称不守恒问题的思想突破优先权问题展开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论争,并分别叙述了两人合作冲突的各种因素及其演变,为认识科学家团队冲突,尤其是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冲突提供了典型案例。

3  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中的学术优先权冲突复杂性
   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是为了形成多学科之间更具优势的知识创造过程,主要是在不同学科的个体和组织的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之间进行凝聚并促成转化的SECI过程,即从隐性知识到隐性知识的社会化过程、从隐性知识转化为显性知识的外在化过程、从显性知识到显性知识转移的组合化过程、从显性知识到隐性知识转化的内在化过程。跨学科知识创造是建立在不同学科的科学家之间在个体层面和团队层面所形成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之间复杂的互动关系的基础上,所形成的团队所实现的知识创造成果。科学家的核心利益是科学发现的优先权,即学术优先权。
   学术优先权冲突的本质是科学家在研究合作关系中怎样使用自身的知识资源,以获得在跨学科知识创造过程中的学术优先权的竞争优势。不同学科的科学家在跨学科研究合作关系内部形成冲突的过程,就是科学家在知识创造过程中寻求对知识创造贡献的最大化和获取科学发现的优先权的竞争过程。结合上述观点与杨振宁、李政道团队案例,本文认为,跨学科科学发现优先权冲突的演进过程一般可概括为“社会化阶段优先权冲突—外在化阶段优先权冲突—组合化阶段优先权冲突—内在化阶段优先权冲突”四个相互联系的阶段。从知识创造和团队冲突的视角,上述四个阶段,分别对应四种科学家团队冲突:“社会化阶段思想突破优先权冲突—外在化阶段理论分析优先权冲突—组合化阶段系统化优先权冲突—内在化阶段团队优先权冲突”,并且不同阶段学术优先权冲突的主导要素各有不同。

3.1社会化阶段思想突破优先权冲突
   社会化阶段是跨学科合作知识创造的隐性知识积累和升华阶段,即寻求科学思想突破。形成思想突破主要是通过科学观察和科学抽象两种路径来完成,科学观察是通过搜集、创造和整理新的科学事实来寻求思想突破,而科学抽象是通过直觉思维或洞察力来寻求思想突破,科学事实与科学抽象的耦合才能生成如爱因斯坦所说的“对经验的共鸣的理解为依据的直觉”。团队思想突破的过程通常表现为在相互怀疑并分享知识的过程中推动科学事实与科学抽象的耦合。解决思想突破阶段优先权的关键,是确定科学研究的发起或者对关键问题的解决是由谁主导的,并且是由谁的隐性知识要素主导了对关键点的思考和解决。
   在思想突破阶段,不同学科的科学家成员之间的隐性知识转化具有互为资源、互为基础的特征,即一个科学家所获得的隐性知识通常以其他学科的科学家的隐性知识为前提,因而团队研究形成了在科学家贡献大致相当的情况下采用不同文化区域内的优先顺序习惯排列的惯例。在统计力学两篇论文中,杨振宁主张以中国特色的年龄长幼作为团队内署名优先排序管理,而李政道主张以西方物理学合作研究的英文名字首字母排序,实际上都是试图以对自身优先权竞争有利的排名方式来确定团队优先权顺序,没有建立起以实际科学贡献主导的优先权系统,导致后来形成了团队冲突并最终破裂。而在宇称不守恒研究论证中,李杨冲突的关键是谁首先想到要研究赝标量的优先权之争,因为其是解决宇称不守恒问题的突破口:杨振宁提出是“在一个节骨眼上,我想到了……”,而李政道也承认“杨天赋具有高度评判能力的头脑”,属于典型的直觉思维或洞察力的科学抽象;李政道则提出是他自己首先独自想到要研究赝标量并详细叙述了独立研究过程,属于典型的科学事实的积累和梳理的科学观察方式。宇称不守恒研究的优先权论争说明,李政道、杨振宁沿着不同研究路径趋近于对宇称不守恒问题的认识,李政道对弱相互作用的科学事实的收集,杨振宁曾经对宇称守恒的研究以及直觉评判等,最终都通过团队的共享、质疑和学习,促成了两个人在思想突破方面的“共鸣的理解的直觉”。

3.2外在化阶段理论分析优先权冲突
   外在化阶段是从隐性知识向显性知识的转化过程,即进行理论分析或实验证明。这个阶段是科学家对新的科学事实和科学抽象进行理论创新性整合的阶段,使新的科学事实和科学抽象结合成具有逻辑自洽性的新知识。在这个阶段竞争学术优先权优势,通常要求科学家的个人知识资源体系更适应理论分析或研究方法方面的实际需要,以及具有更强的语言表述能力与数学能力。但在高水平科学家团队中,当完成隐性知识到显性知识转化后,接受了高水平科学训练并具有创新能力的科学家基本上都能顺利完成研究成果的撰写工作,即可以作为执笔人顺利完成研究报告撰写工作。担任研究工作的执笔人,通常是外在化阶段优先权竞争的重要标志,意味着科学家团队授权特定科学家来主导理论化任务。
   在杨振宁、李政道团队中,根据两人对宇称不守恒研究的理论分析过程来看,杨振宁谈论得更多的是数学演绎过程,而李政道更详细地描述了与其他合作者在寻找弱相互作用方面的科学事实的工作过程。但两人所描述的论文执笔过程却显著不同:据杨振宁表述是在其椎间盘脱出症期间由其口述、由其妻子杜致礼完成的;而李政道则宣称系李政道独立完成论文后寄给杨振宁并由杨交《物理评论》发表,并质疑杜致礼没有接受过文秘训练而难以完成论文写作工作。李政道和杨振宁对论文执笔人的争论实质是对从隐性知识到显性知识的转化过程中的团队内部学术优先权之争,同时为了体现自身在理论分析阶段更具有学术优先权的知识资源优势,杨振宁提出自身更具有洞察力和数学能力,而李政道则在辩护中历数自己在数学和粒子物理学方面的研究成就,并质疑杨振宁只是数学物理学大师而不是粒子物理学大师。

3.3组合化阶段学术优先权冲突
   组合化阶段是从显性知识到显性知识的发展过程,关键是如何推动显性知识创造的系统化。随着科学竞争激烈程度的加剧,在重大研究领域所取得的研究成果的系统化程度,已经日益成为衡量科学家贡献的重要标准。作为个体的科学家经常不得不面对学术优先权与系统化创造的矛盾,经常在某个领域实现率先突破后即面临着诸多其他科学家进入的竞争。跨学科研究合作在协调多学科的学术优先权和系统化创造之间具有组织优势,可以确保在某个显性知识创造后,通过团队内不同学科科学家的组织研究,实现对知识创造的系统化发展,赢得对多个学科的规模化影响优势。系统化阶段通常是发展和提升知识创造成果的阶段,这个阶段科学家团队内部通常不会产生破坏性冲突,但由于在系统化进程中所形成的科学贡献大小的变化,而导致科学家在学术优先权集合中的权重变化。
   组合化阶段的跨学科合作也面临着科学家之间的学术优先权和系统化贡献的竞争性冲突,比如谁主导了系统化过程,以及谁在系统化过程贡献最多等。在李杨团队中,两人早期在统计力学领域的合作研究,1957年以后在中微子理论合作研究等方面,李杨团队都在相关研究领域形成了系统化研究优势。而在宇称不守恒研究过程中,杨振宁在宇称不守恒研究的系统化过程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杨建议“这是非常热门的突破,应该用最快的速度,将整个弱作用领域一下子都占领下来,这样可以更加完整”;宇称不守恒研究本身也经历了系统化阶段,先后包含了解决θ-τ之谜的宇称不守恒探索、强相互作用粒子的弱衰变中会存在宇称破坏探索、奇异粒子衰变中宇称不守恒探索、赝标物理量考察研究等重要阶段,使宇称不守恒从个别现象推广为物理学定律的系统化进程,李政道和杨振宁主要在麦克海文实验室共同开展工作,李政道还在主动联系实验物理学家开展实验验证过程中发挥了更为重要的作用。

3.4内在化阶段学术优先权冲突
   内在化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在创造出新知识的基础上提出新的科学问题。但科学发现需要新的科学事实的积累,在科学家团队利用某个科学问题的主要科学事实后,开展新的科学探索所需要的科学事实需要重新积累,导致科学家团队的内在化阶段具有明显的时滞性。由于这种时滞性的影响,跨学科研究合作在内在化阶段的团队冲突并不明显。但随着知识创造过程从隐性知识到显性知识转化过程的完成,科学家开始对知识创造过程的个人与团队关系进行评价。这种从科学家自身出发的对他人和团队的评价,其主要内容是团队在个人参与科学发现的优先权竞争中的实际作用,评价结果直接决定着跨学科研究合作的存续与发展。当科学家认为团队存续给个人所带来的学术优先权机会,大于团队存在给个人所带来的学术优先权困惑时,科学家倾向于继续保存团队合作态势;反之,科学家则会倾向于解散团队,或倾向于在团队内不作为。
   据李政道所述,李杨之间正是因为在内在化阶段中在署名权方面的冲突,导致李为此感到痛苦。在统计力学论文合作完成后,李政道认为杨振宁在署名优先排序方面“不符合物理学论文合作惯例”,而决定以后的合作是“决定不再与杨振宁合作,除非是我自己已经在做的研究,他知道后,想参加,并向我提出要求,然后,由我加以考虑后才能决定”;而宇称不守恒论文署名顺序为“李政道、杨振宁”后,在当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奖过程中又出现了杨振宁和李政道的出场顺序冲突,这次冲突尚未演变为大规模的学术优先权冲突,直到1962年冲突升级后两人合作才宣告正式破裂。李杨跨学科研究合作关系的分合表明,科学家在研究合作中生成关于团队合作的有关判断,并用个体行为来影响科学家团队的存续与发展,只有当科学家认为他人和团队的存在对于自身参与学术优先权竞争有利的时候,才会倾向于结成团队并开展合作。

4  大学跨学科研究合作的科学发现优先权管理对策
   但正如可以所看到的李杨论争,在不同学科的科学家研究合作中的学术优先权竞争包含了主观情绪和知识要素等多种要素,科学家的个性要素与知识要素、团队要素、资源要素总是处于一种动态的博弈过程中,交织到团队冲突过程的多种个人行为与组织行为中。科学家互相质疑的过程就是知识要素互相耦合的冲突过程,推动科学家团队具有了超越科学家个体的动态能力和网络能力。但不幸的是,科学家之间不仅有建设性的冲突,而且也存在破坏性的冲突,甚至建设性的冲突很快会转变成破坏性的冲突。从科研合作冲突管理的角度来说,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避免把围绕问题展开的建设性冲突误导到破坏性的个人之间的冲突之上,避免把正常的学术优先权竞争误导到个人的学术优先权攻击上去,从而鼓励科学家们在不削弱他们作为一个团队协作工作能力的前提下相互争论。也就是说,跨学科研究合作中的科学家要建立起正常的团队学术优先权竞争秩序,并且确保科学家之间在相互竞争中有效合作。

4.1学术优先权系统构造
   职业科学家存在着个人的利益追求,现代职业化的科学知识生产活动发展了科学激励体系。对职业科学家产生激励作用的诸多要素中,科学发现的优先权是最为核心的要素,而合作论文署名的优先权是学术优先权的重要内容。通过对论文署名先后顺序的合理构造,建立起团队学术优先权的正当秩序,是有效管理科学家团队冲突的物质基础。
   可以认为,通过对跨学科研究合作过程中学术优先权主导要素的系统性构造,可以有效地实现对科学家优先权冲突的管理。首先,内在化和外在化阶段是科学发现过程中联系密切的核心阶段,导致两个阶段的优先权也存在着紧密联系。内在化阶段是科学发现的优先权基础,而外在化阶段则是学术优先权的具体体现。思想突破是开展研究的前提,对于在思想突破中发挥更重要作用的科学家,原则上更具有学术优先权的优势。但是,思想突破阶段的优先权优势如果与理论分析阶段执笔人选择分离,则容易产生知识创造核心过程的学术优先权竞争性冲突。因此,通过赋予在思想突破方面贡献更大的科学家获得执笔人资格,强化其学术优先权优势。其次,系统化阶段的优先权主要是体现为知识创造从质的升华到量的发展的合作优势。当这种系统化的优先权可以通过多篇文章来体现时,可以在首创性文章的优先权确立之外,对于其他延伸性研究文章的署名权根据科学家实际贡献来进行科学优先权重组,有助于体现不同科学家对延伸性研究的优先权优势。但当知识创造的质的升华与量的发展综合在同一篇文章时,并且思想突破和理论分析阶段难以形成确证的优势时,跨学科研究合作过程中学术优先权的系统性构造容易陷入混沌状态,科学家之间依然容易陷入冲突状态。李政道、杨振宁关于《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守恒质疑》是科学家团队合作研究中的特殊案例,这篇文章集合了两人对宇称不守恒问题的思想突破、理论分析及其系统化过程的全部知识创造,署名顺序为“李政道、杨振宁”,而文章却是由杨振宁交《物理评论》杂志发表的。这种单篇文章即完成重要研究的论著导致科学家之间的多种冲突要素汇集起来,同时论文署名顺序与投稿人信息存有矛盾性,导致难以表征团队内部的优先权顺序,为李政道、杨振宁参与论争提供了不同角度的可用信息。因而对于大多数跨学科合作研究来说,对科学家优先权进行系统性构造,即在确立科学家具有思想突破优先权之后,赋予其以理论分析阶段优先权和系统化主导权,是对科学家团队冲突进行有效管理的激励基础。

4.2科学家行为理性构造
   当可以将跨学科知识创造看作一个由不同学科科学家组成的组织行为时,可以发现科学家的科学活动要素与个人情绪要素共同作用影响了科学家合作冲突。对于一名职业科学家来说,总是具有对学术生命周期的紧迫感,对学术优先权充满热切的期望和竞争意识,希望获得更为丰富的知识资源和团队资源配置,导致科学家的个人情绪经常和科学活动纠缠在一起。通过科学家的行为理性判定,可以把科学家研究合作学术优先权冲突区分为组织意义上的建设性冲突与破坏性冲突两种基本类型:当个人情绪大于实质问题时,个人则表现为个体非理性状态,则团队呈现为破坏性冲突状态;反之,则为建设性冲突。解决学科团队冲突的关键,是把围绕团队合作问题所导致的团队冲突进行正确的区分,并避免建设性冲突误导到破坏性的个人之间的冲突上去,从而鼓励科学家在不削弱他人在团队协同作用的前提下相互争论。
   在杨振宁、李政道团队的三个阶段的不同冲突过程中,可以发现他们之间呈现出一种个人情绪超越科学活动的非理性状态:据李政道所述,在合作初期的两篇论文中,第一篇论文李政道的科学贡献大,第二篇论文杨振宁的贡献大,但杨振宁提出自己更年长而获得第一篇论文署名优先权,而在第二篇论文中李政道以自己英文名字字母顺序优先获得署名优先权,无论年龄长幼排序,还是英文名字首字母排序,均属于个人利益优先的非理性排序方式,不利于激励科学家做出更大的知识创造贡献,都对建立实际贡献优先的科学家团队激励机制造成了伤害;到第二阶段《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守恒质疑》论文按照“李政道、杨振宁”顺序署名发表后,在诺贝尔奖授奖环节发生了顺序变更事件,导致团队内学术优先权出现新的混乱与冲突,进而发展为双方各自表述其在科学发现过程的优先权的冲突状态;第三阶段即为杨振宁出版《杨振宁文集》、江上健撰写《杨振宁传》,并引发李政道答《科学时报》记者问和季承、柳怀祖、滕丽编辑出版《宇称不守恒发现之争论解谜》,双方将科学优先权之争扩大到对科学家个人品行的质疑,在论争中开始使用越来越多的攻击性语言,使科学优先权论争偏向了更多的个人情绪与个人攻击。

4.3科学家长期合作构造
   减少科学家之间消极冲突的第三个策略是把研究合作优先权决策塑造成为合作性的而非竞争性的团队活动。合作和竞争的因素在跨学科研究合作中始终同时存在:每个科学家对科学发现的优先权都满怀期望,但是他们的个人利益会驱使他们主动争夺优先权。可以研究发现:那些长期合作的科学家之间的团队冲突相对较少,而那些只在短期合作的科学家之间冲突较多,其根源在于科学家在长期合作中协调性学术优先权存在资源优势,有助于形成和发展科学家团队内部优先权的总体均衡。科学家团队长期合作有助于发展竞合关系,在长期合作中互相使用对方的知识资源,发挥不同学科科学家在不同兴趣方向的学术优势,有助于在跨学科合作中构造更多的协作机会,使短期学术优先权冲突被长期学术优先权合作所中和。
   跨学科研究合作缺乏长期共同目标就会被短期优先权竞争所困扰。在短期合作研究中,科学家更倾向于在合作关系中更强调竞争关系,容易把他人的优先权主张视为对自身科学优先权利益的争夺。在第一篇统计力学论文合作署名顺序冲突发生后,李扬之间没有形成以科学贡献事实为主的团队学术优先权秩序,而李政道确立了自己思想突破后才与杨振宁合作。这个合作决定使杨振宁失去了在团队合作发展中的主动性,也导致杨振宁在其自身兴趣方向上难以使用李政道的知识资源,研究合作实际上处于失衡状态,也使合作关系中学术优先权竞争难以通过持续的建设性冲突建构,来平衡与弱化合作中的破坏性冲突。在宇称不守恒研究之后,他们仍然有多次机会参与到日后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发现竞争中,并且两人具有良好的跨学科知识互补性,但由于两人合作关系已经处于分裂状态,导致错过了在相关领域展开强有力的对外科学发现竞争的可能性。

5  结语
   杨政宁、李政道团队分合与论争的核心是跨学科研究合作中的科学发现优先权竞争:他们因为对获得学术优先权的共同期待而多次合作,也因为在团队内部产生优先权竞争而破裂;他们在优先权竞争中采取有利于自身的优先权排序方式,但在形成优先权冲突时没有找到有助于协作构造的团队优先权秩序;他们在创造了令世界瞩目的科学成就之后,迅即被科学家团队内部优先权竞争所困扰。杨政宁、李政道分合与论争表明,在跨学科研究合作过程中科学家要发展并遵循有助于学科协作的学术优先权秩序系统,通过持续性的长期合作关系构建来平衡短期优先权冲突,避免把知识共享的建设性冲突转变到个人情绪主导的破坏性冲突上去,才能使跨学科合作关系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和战斗力。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71303070)、黑龙江省教育科学规划重点课题(GBB1211007)、黑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专题项目(12D079)和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HIT.HSS.201225)的成果之一]

参考文献:
[1] Thomas H. Davenport, Laurence Prusak. Information Ecology:Managing the 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Environment[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7.
[2] VernaAllee. TheKnowledgeEvolution: ExpandingOrganizational Intelligence[M]. Butterworth-Heinemann,1997.
[3] Kathleen M. Eisenhardt, Jean L. Kahwajy and L. J. Bourgeois III. How Management Teams Can Have a Good Fight[J]. Harvard Business Review,1997(7/8):77-85.
[4] C.N. Yang. Selected Papers 1945-1980 with Commentary [M]. W.H. Freeman and Company, San Francisco, 1983.
[5] T.D. Lee: Broken Parity, T.D. Lee, Selected Papers[M]. Vol. 3, Edited by G. Feinberg .Birkhauser, Boston,1986.
[6] Nonaka I, Konno N. The concept of ”Ba”: Building a foundation for knowledge creation [J]. California Management Review,1998,40(3):40-54.
[7] Merton, Robert K. The Sociology of Science: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Investigations[M]. Edited by Noman Storer.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73:263.
[8] (美)默顿.科学社会学[M].鲁旭东,林聚任,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370.
[9] 爱因斯坦文集(第 1 卷)[M].许良英,范岱年,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6:120.
[10] 季承,柳怀祖,滕丽.宇称不守恒发现之争论解谜[M].兰州:甘肃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
[11] 杨振宁文集[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56.

友情链接: 中国高校科技知网页面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技术支持:虎翼网
杂志订阅信箱  Fax:010-62510207  京ICP备:05004627号
2011 版权所有:《中国高校科技》杂志社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转载本站信息
牛仔 iphone5s 内衣 智能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