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高校科技》杂志 >> 文章浏览
李延保 “双一流”大学建设中人才培养目标定位的思考
 发布时间: 2017-02-16  点击数:1111

“双一流”大学建设中人才培养目标定位的思考

李延保
(中山大学,广东  广州  510275)

摘要:“双一流”大学建设是新时期中国大学发展的战略目标。明确研究型大学和现代大学的研究功能,协调教学和科研之间的关系;剖析研究性教学和教学过程的研究性,建立科研性和实践性教学,实现学校学科优势、科研优势向本科教学和人才培养转移;贯彻创新型人才培养目标和创新型人才培养体系构建的指导思想,是当前“双一流”大学建设中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关键词:“双一流”大学   高水平大学   研究性教学  “创新型”人才

    到2020年,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高等教育也将进入普及化历史阶段。届时,将会有若干所大学和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同时涌现一批高水平应用型大学和高水平职业学院,使我国高等教育教学水平和创新能力全面提升。在这重要的历史节点,许多学校结合《十三五建设规划》和《双一流建设规划》重新审视学校的办学目标和人才培养目标的定位,试图提出新的更高的战略目标定位。总的趋势是,“985工程”学校,都以“双一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或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为目标;“211工程”学校和省部共建类学校多数以定位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为目标;一些有实力的省属本科院校或单科、多科性大学也以建设有特色的高水平大学为努力目标。其中,学科建设思路比较清晰,但涉及本科教学和人才培养有些问题、有些提法值得商榷和研究。如:如何理解研究型大学和现代大学的研究功能,处理好教学和科研的关系;如何理解研究性教学和教学过程的研究性,处理好在教学过程中让学生能体验真实的科研和实践,实现学校学科优势、科研优势向本科教学和人才培养转移;如何理解培养创新型人才和构建创新型人才培养体系的问题,处理好建设研究型大学或高水平大学人才培养目标的准确定位。

1  高水平大学、研究型大学的本质特征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的大学基本上属于教学型大学。我国高校对研究型大学的提法,源自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实施的“211工程”,一批重点大学向研究型大学转型。而“985工程”又推动了一批学校在新世纪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或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为发展的战略目标。近年来,国家提出建设“双一流”大学战略,各省市和高校结合“十三五规划”的制定,在加大投入的同时,扩大了建设高水平大学的学校范畴。
    高水平大学和研究型大学不是同一范畴的概念,一般意义下不是相互包含的。高水平大学是大学中被公认的具有某种比较优势的学校,而研究型大学是由大学内部所具有的学术品质特征决定的。研究型大学未必是特定意义下的高水平大学,反过来高水平大学也未必一定是研究型大学。“西南联大”是中国抗战时期的高水平大学,但还谈不上是“研究型大学”;美国一些博雅学院、女子学院办学水平很高,但也不是研究型大学。反之,我国一些重点大学、“985”高校都已成为研究型大学,但还不敢称之为高水平大学,因为它们的比较对象应当是国际一流大学,世界同类的高水平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校长李未指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高水平大学,应当简化成一个可以检验的标准,这就是要做出历史性贡献。对多数大学来讲,一般是和国内或国际同类学校相比要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也只有在各种层次上都有一批世界知名的高水平大学,中国高等教育才能真正跻身于世界高等教育强国之林。但是,正是在这种“双一流”建设发展战略的驱动下,新一轮学科建设和人才竞争正在高校间激烈展开,特别为引进高水平学术人才和提高学科的学术竞争力,各校都加大政策支持。校内教学和科研矛盾再一次突显,在审核评估中反映的教授给本科生授课率下降等问题较为普遍。
    坚持教学和科研相结合的“洪堡精神”是西方中世纪大学向现代大学转型的分水岭,确立了现代大学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两大功能。洪堡的理念是“自由的教学与研究相统一”“由科学而达至修养”。在洪堡看来,大学生已经在进行研究,教师不过是引导、帮助学生进行研究。在大学里,研究、传授和学习是三位一体的,学生应当参与知识的研究,从参与中得到学习。洪堡的大学理念推动了大学功能的转型,他也被尊为现代大学之父,柏林大学后来也更名为柏林洪堡大学。
    当今世界各国大学,特别是研究型大学,都非常重视科学研究,科学研究已成为现代大学的基本特性。同时,大学的本质是培养人,“由科学而达至修养”是现代大学人才培养的基本特征。在人才培养上,教学和科研目标一致,应当是相互融通的。但是,即便是哈佛大学等世界名校也曾经历过“研究和教学”相冲突的时期。如何处理教师潜心研究和认真教学,迄今为止一直是国内外研究型大学普遍存在的问题。因此,在建设高水平大学过程中,必须处理好“研究和教学”的关系。要从理念、制度、举措上推进学科、专业和教学工作的协调发展。大学的发展靠全体大学人,大学的学术水平是由最优秀的教授和学者来代表,但大学的品牌是由大学培养的毕业生在社会的影响力而取得的。大学任何发展规划,提升人才培养质量都应当放在核心工作的位置上。

2  研究性教学和教学过程的研究性
    在建设高水平大学的过程中,师资队伍建设和学科专业结构布局调整、整合是实现学校发展战略目标的两个重要抓手。其实,这也是提升本科教学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因素,其结合点之一正是当前高校正在推进的研究性教学。目前,研究性教学更多的是关注教学方法的改进上。教师通过研究性教学启迪学生思考、讨论,但真正研究性教学更应当是让学生能体验真实的科研,或参与真实的实践,这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钱伟长先生曾指出当年按其育人理念建立的上海大学的教师至少要做到:能完整地教一两门核心课程,能独立承担科研项目,能义务到工厂、企业参与实践。因此,如果在建设高水平研究型大学过程中,从一开始就关注建设研究型大学人才培养模式,坚持在提升教师学术水平、科研和实践能力的同时,注重在教学中引导学生体验真正的科研和真正的实践,那就是目前正在推行的研究性教学的升华,这才真正体现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以生为本”的核心价值观。学校人才引进、人事制度改革及教师职业发展培训都要为教学科研的结合和研究性教学的改进提供制度性保障。
学校推进学科、专业改造整合既是学科发展的需求,也应当是本科教学、提升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结合点。要努力推进学校学术、科研优势向教学和人才培养优势转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系组织制定“科研规划”和“教学计划”是先找一批优秀的学者反复认真地讨论十到十五年后,相关学科发展前沿展望,然后分成若干专题,分别调研和撰写项目研究报告,制定相应科研工作推进的“路线图”和实施举措;同时,审视人才培养方案,知识空白的补充相关课程,知识不足的调整课程教学内容,并着手选择相应主讲教师,使人才培养和学科发展紧密结合、保持活力,站在学术前沿培养适应未来科学技术发展的人才。
    当前结合学科发展有几个关键词,其中,学科建设的关键词是“学科交叉、协同创新”;科学研究的关键词是“问题导向、需求导向”;而人才培养的关键词是“学科交叉、跨界培养”。跨学科、跨领域的协同创新既是科学发展新的增长点的基础,也是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人才的重要途径。
    现代大学发展至今,以知识体系为主线的教育体系和以问题为导向的教学、科研综合体系之间相关协调性成为本科教育改革和发展必须跨越的难题。在新一轮审核评估反馈的问题中,几乎都有学科专业比较齐全,摊子很大,水平参差不齐,总体上讲每个学科专业师资学术力量单薄,需进一步调整、整合。
    清华大学姚期智教授是计算机图灵奖获得者,他从美国全职来到了清华培养本科生,目标是培养一流的计算机科学家。他认为清华有全世界最好的本科生,同时学校对他的意见要求响应最快。他亲自制定教学计划,上导论、核心课,组织讨论班,从全世界聘最好的学者、老师来上课。而且让学生讨论的问题都是从学术前沿中提炼出来的一些实际问题。这已是最高水准的研究性教学了。但是,姚期智教授却清楚认识到,当今世界一流的计算机科学家不可能是由单一学科培养出来的。而我们国家虽然高校学科专业布局很全,但学科的交叉和知识系统的融合是远远达不到发展的要求的,更谈不上学科专业之间的协同创新。本世纪初,哈佛大学也花了很大力气论证了类似问题,大学面临着既要保持核心学科的优势,又要拓展交叉学科的挑战,提出了9项改进建议。其中包括,成立“规划委员会”对交叉学科项目及相关问题进行规划和评价;成立系间委员会和跨学院的系,来解决跨学院的教师招聘和晋升问题。
    当前我国高校新一轮学科调整是和“2011协同创新计划”及“双一流”建设计划结合在一起,依托学校强势学科,体现多学科交叉、学术前沿及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组建大学科研平台或研究基地。同时带动专业改造,培植和发展新的交叉复合型专业。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学校重视让高水平教师和学术科研基地参与到本科教学和人才培养之中,并建立合理可行的制度保障体制,传统的本科教育教学模式就会有极大的改进,研究型大学建设目标和研究性教学建设目标在学生参与和体验中由矛盾而达到统一。

3  人才培养目标定位和人才培养体系构建
    我国高校本科教育基本上是宽口径的专业教育,多年来,在培养应用型、复合型、学术型等各类人才上不同学校都有深入的研究和实践,形成了不同学校的办学特色。但是,总体上讲,改革成效并不令人乐观,社会对大学人才培养质量的评价,依然是学生的创新意识不强,创造力潜质培养不够。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把“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形成各类人才辈出,拔尖创新人才不断涌现局面”列为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具体目标。全国几十所研究型大学参与了“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试点项目。因此,在“双一流”建设中,有些学校把人才培养的总目标定位为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或将创新型人才作为学校人才培养质量提升的标志。从教育思想、办学理念上讲这是中国大学追求的共同目标,但作为学校在这一历史阶段人才培养目标的具体定位,其内涵还需仔细斟酌。一方面,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是国家和社会对中国教育的期望,但这是包括基础教育、大学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在内的系统工程,也是学校和社会、家庭共同担责的社会工程,更是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文明相结合的文化建设与发展的重要标志。对大学本科教育来讲,义不容辞的是竭尽大学教育功能之力培养学生的好奇心、想象力,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提升学生创新、创造的潜质。另一方面,作为人才培养类型“创新型”人才缺乏具体评价、衡量标准,“拔尖”人才更是其中极少数,不适合作为学校整体人才培养目标定位。教育的现实和教育的理念、追求还存在着巨大差距。当前是要认清差距,着力解决其中的核心问题,营造创新型人才的培养体系。
    创新和创造的过程实质上是人的综合素质释放过程,除了必备的智力因素外,意志品质、思维模式、文化素养等非智力因素也有格外重要的作用。其中,扎实的基础理论知识和宽广的视野是创新型人才的知识基础;创新的勇气、想象力和表达能力是创新型人才的文化基础;科学的思维方法和实践能力是创新型人才的方法论基础。大学教育正是要培养学生积蓄这些潜质并内化成自己的基本素养。正如哈佛大学原校长陆登庭认为,从学生一入学,大学的主要努力方向就是使他们能够成为参与发现、解释和创造知识或形成新思想的人。牛津大学原校长汉密尔顿也指出,只有学生愿意挑战权威,进行创造性思维的时候,他们才能够对于世界的认识做出贡献,也使自己的性格能够变得更加丰富。因此,营造创新人才培养体系单纯教学方法的改革还不够,还必须从大学文化的培育着手,在传承中华文化优良传统的同时,注重吸纳西方文化中的科学精神,推进学校文化精神的创新和发展。具体讲,在学校办学理论和价值取向中要进一步营造有利于培植尊重个性,鼓励好奇心、想象力,包容质疑、批判、求新、求异的校园文化环境,树立求是、求真、勇于实践、坚持不懈的学校人文精神。在思维方式上,要把中华文化“整体观”的哲学思想和西方文化讲求“逻辑推理、实证分析”结合起来,正向思维和逆向思    维结合起来,培养学生科学的思维方法和批判性思辨能力。
在人才培养模式和教学方法改革中也要突破传统思维,找出影响培养人才创新精神和创造力的瓶颈问题,力求改革有所突破。当前,首先要解决的有三个短板问题,一是教师“教”的积极性、主动性;二是学生“学”的积极性、自主性;三是大学校园文化科学精神的养成。许多大学结合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建设过程,从这三个问题出发,建立“倒逼”机制,在教学管理上改革教师“教”和学生“学”的考核评价制度,把学生学习过程、学习成长作为考核的主要因素,把开放性命题、开放性讨论纳入教师教的范畴,倒逼学生主动学习,教师认真从教。如果真正结合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的建设,倒逼学校、倒逼教师、倒逼学生,解决当前本科教育和人才培养中的难题、瓶颈问题,并建立相应的质量保障机制,形成一套具有学校个性特征的教育体系,就一定会逐步探索出培养各类具有创新意识和创造能力的优秀人才的教育教学规律,构建出研究型大学相匹配的人才培养模式,实现人才培养目标的新定位。
                                                                

(李延保为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教育部本科教学评估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教授)


参考文献:
[1] 李延保.对“研究型大学”和“研究性教学”的再认识[J].中国 高校科技,2011(6):7-9.
[2] 李延保.真实、真情和真“经”[J].中国高教研究,2015(11):2-3.
[3] 李延保.中国大学改革回顾与发展展望[J].中国高校科技,2013 (4):8-12.

友情链接: 中国高校科技知网页面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技术支持:虎翼网
杂志订阅信箱  Fax:010-62510207  京ICP备:05004627号
2011 版权所有:《中国高校科技》杂志社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转载本站信息
牛仔 iphone5s 内衣 智能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