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高校科技》杂志 >> 文章浏览
方 炜 薛 俏等 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评估研究
 发布时间: 2017-02-15  点击数:153

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评估研究

方  炜    薛  俏    王莉丽
(西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陕西  西安  710072)

摘要:随着高校日益成为协同创新活动的重要主体,设计一套科学、动态、可持续的评估方法来对高校协同创新的实际能力进行评估成为创新实践活动越来越急切的需要。结合这一现实需求,将能力成熟度模型应用于高校的协同创新能力评估工作中,提出了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概念,构建了其能力成熟度评估框架,提炼和筛选了高校协同创新能力关键领域,建立了以关键子域/关键过程域目标实现程度为基准的评估指标体系和测评方法,设计了相应的评估程序,并结合西安某高校协同创新实践进行了实证研究。通过评价,不仅可以衡量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的实际水平,而且从中可以发现薄弱环节,为今后的持续、动态地提升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指明方向。
关键词:协同创新能力  高校  能力成熟度模型  评价指标体系

1  引 言
    随着世界范围内对技术创新、知识创新的速度、质量要求的不断加剧,高校越来越成为各个国家实施创新的重要主体。2011年4月24日,胡锦涛总书记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大会上明确提出要积极推动协同创新,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和政策引导,鼓励高校同科研机构、企业开展深度合作,促进资源共享,努力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做出积极贡献。为了响应这一号召,积极推动高校参与协同创新活动,教育部、财政部于2012年联合发布了《关于实施“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的意见》(简称“2011计划”)。这一计划要求各地方、高校以及相关部门要围绕国家、行业以及区域的重大需求,积极组织开展多种形式的协同创新,努力营造协同创新的环境和氛围 。
    2015年11月5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发〔2015〕64号文件——《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是继“2011计划”之后针对中国高等教育做出的又一重大举措。统筹推进“双一流”大学的建设,要求高校结合自身实际,健全科研机制、提升科学研究水平,积极参与到同企业、科研院所、社会团体等协同创新活动中,为催化产业技术变革、加速创新驱动贡献力量。因此,进一步加强以高校为主体的协同创新活动的管理,探索适用于我国高校协同创新的最佳实践对于建设“双一流”大学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然而,目前我国高校在协同创新实践方面同国外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并且实践中缺乏一套科学的评估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的体系。这对于我国高校正确衡量自身的协同创新能力水平,寻求提升协同创新能力的路径非常不利。因此,有必要寻求一套科学、有效的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的评估方法,力求通过动态地评价进行有针对性的、持续的改进。鉴于此,本文将能力成熟度模型引入高校协同创新能力评价体系中,并利用持续改进的思想对高校协同创新活动进行整改,以达到逐步提升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的目的。
    能力成熟度最早是由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软件工程研究所(Software Engineering Institute, SEI)于1987年9月为软件工程领域研发的一套概念框架。其最核心的思想在于,它通过持续演进的、具有动态尺度的标准,促使组织主体不断地改进和完善,使得软件开发管理逐步从混乱的、不成熟的过程走向成熟、规范的开发过程,随后这一理念逐渐扩展并被应用到其他领域。高校的协同创新活动同样是一个从不成熟走向成熟的过程,是其协同创新能力逐步提升的过程。将能力成熟度模型的思想应用到高校协同创新能力评价中,一方面,可以较准确评估高校协同创新活动所处的能力水平,另一方面为高校进一步提升其协同创新能力,加强创新成果产出提供努力的方向和路径。同时,这对于丰富能力成熟度模型的应用范围以及探索我国高校协同创新能力评价体系理论,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2  高校协同创新能力评估与成熟度评估框架建立
2.1高校协同创新研究述评
    目前关于高校协同创新的研究尚处于探索阶段。国外学者大多以高校和企业的协同关系展开研究。Henderson研究了基于全面质量管理的大学与企业协作关系,以期提升对大学学科领域的理解,同时增加企业的组织学习能力。Bodas对比了在新工业化国家成熟产业和新兴产业中“大学—企业”协同创新发展的不平衡性。Ankrah则通过对近年来英文文献梳理,从高校和企业两个主体视角出发,系统地阐述了大学同企业协同的形式、动机、形成过程及活动、促进因素和阻碍因素以及协同结果五个方面。
    国内对于高校为主体要素的协同创新研究比较少。从对高校协同创新活动投入产出的角度分析,崔杰认为高校的协同创新能力应主要从科技人员投入的强度、专利授权量、重点实验室发挥的作用强度、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强度、科研项目和课题产出强度等方面进行评价。卜凡彪运用网络分析法构建高校协同创新评价模型,该模型主要包括战略性研究规划、科研、高质量人才培养、研究产出和外部效益五个方面。张丽娜在构建行业特色型高校协同创新的协同能力评价体系中,将行业特色型高校协同创新的协同能力的影响因素分为环境、资源、科技、管理和效益五个一级指标。谢思全从创新行动协同性、协同创新能力、效益和环境四个方面对协同创新系统进行绩效评价。
    纵观前人文献研究,发现学术界对以高校为主体要素的协同创新能力的评价研究还不够深入,尚未建立一种共识度比较高的评价模式。目前现有的关于高校协同创新能力评价还存在以下问题:①大多数评价体系主要关注协同创新绩效,忽略了对协同创新过程能力的评价;②大部分评价模式为一次性评价体系,不能动态评估组织能力的各个发展阶段,定位不同发展阶段的关键影响因素,评价和改进工作缺乏持续性和整体协调性;③大多数针对评价方法的理论研究缺乏对共性过程的提炼,与实践脱节较严重,在实践中的实施效果差、推广价值低。鉴于此,本文在深入研究前人在协同创新能力评价方面的现有成果及不足的基础上,结合高校协同创新活动的实际特点,尝试借鉴能力成熟度模型的思想构建能够科学、动态评估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的成熟度模型。

2.2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评估的研究框架
    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评估模型由成熟度结构模型、评估程序和改进方案三部分构成,具体包括:①建立高校协同创新成熟度结构模型,包括外部结构(即成熟度等级的划分)和内部结构(关键领域、关键子域/关键过程域);②评估程序设计,选择适合评估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等级的方法程序;③改进方案,是在对高校协同创新能力分析和评估的基础上,确定影响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提升的关键因素,并进行有针对性的改进工作。

3  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结构模型建立
3.1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结构模型整体的构建思想
    目前,各领域传统的成熟度模型借鉴了软件成熟度模型(SEI-CMM)的基本思想,模型的外部结构即建立相应的成熟度等级(一般分为4~6个等级),模型的内部结构主要基于项目管理“过程”而构建的“过程域”。然而,袁家军等认为,过程能力并不等价于项目管理能力,通过引入“关键领域”(Key Area, KA)的概念来完善项目管理能力的涵盖面。这既包括了一些“过程”性领域(即通常所说的“过程域”),还包括一些重要的非过程性领域,比如团队文化等一些“软”能力。本文借鉴SZ-PMMM这一思想,认为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的体现除了包括“过程”性领域——协同创新项目(活动)过程能力外,还包括对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有重要影响作用的非过程性领域,如高校内部的管理制度、组织、文化等。因此,在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结构模型构建中引入“关键领域”(KA)的概念,即为达到某成熟度等级,高校在协同创新方面应该完成的一些关键活动或应该做到的关键方面。针对每一个KA又进一步细分为“关键过程域”(Key Process Area, KPA)或“关键子域”(Key Sub Area, KSA)。对应每一成熟度等级,关键过程域/关键子域都有相应要达成的具体目标。

3.2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等级划分
    借鉴国内外各种能力成熟度模型等级的划分原则,并结合高校协同创新活动的实际需要,将高校的协同创新能力划分为五个能力等级:松散级、系统策划级、整体规范级、量化控制级和创新优化级(如图1示)。(略)

3.3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模型内部结构建立
    本文在深入分析、总结国内外学者Ankrah、崔杰、卜凡彪、张丽娜、谢思全等人的研究成果基础之上,并通过实际调研,归纳出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的关键领域主要包括外部环境能力、资源支撑能力、要素管理能力、创新效益能力和过程管理能力五个方面。结合已建立的成熟度等级,各关键领域在各成熟度等级的具体特征如表1所示。
    得到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关键领域之后,还需要进一步分析、细化各个关键领域,从而找出各个关键子域/关键过程域。当成熟度模型某一等级的所有关键子域/关键过程域目标全部实现后,高校的协同创新能力才能向更高一级水平晋升。针对关键子域,可以通过具体分析外部环境能力、资源支撑能力、要素管理能力、创新效益能力这四个关键领域的内涵要素,分解出对应不同成熟度等级的关键子域目标;而对于关键过程域,通过分析过程管理能力这一关键领域,将其细分为启动过程、计划过程、执行过程、控制过程和收尾过程五个关键过程域,然后分析得到各个关键过程域的能力成熟度等级目标。具体分析如下:
    (1)外部环境能力。高校的协同创新活动是在以与政府、科研机构、企业、中介等组成的整个协同创新系统的基础上进行的。外部环境的支持力度大小将很大程度上影响高校协同创新的效果。高校的外部环境主要包括政策保障水平和外部协同氛围。政策保障水平是指政府计划、法律法规等对高校协同创新的鼓励水平。外部协同氛围是指外部科研机构、企业等同高校协同合作的意愿水平。总之,良好的外部环境将对高校协同创新产生直接或间接的促进作用,反之,则不利于协同能力的提升,影响其协同创新的效率。
    (2)资源支撑能力。任何创新活动都离不开一定的资源支撑,高校协同创新活动也不例外。高校协同创新的资源支撑主要包括资金支撑、人员支撑、设备支撑和技术支撑。其中,资金支撑又分为外部资金支撑(包括政府、企业等外部资金投入)和内部资金支撑。外部资金支撑体现了高校从外部积极获取资金的能力,内部资金投入则体现了高校自身对于协同创新活动的重视程度。人员支撑主要是指高校内部科研人员的投入强度。设备支撑是指高校的省级及以上重点实验室投入使用的强度,技术支持主要是指技术的互补程度和技术的复杂程度。
    (3)要素管理能力。高校的要素管理能力是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的基础,主要体现在制度、组织、战略、行为、分配、文化六个方面。制度是高校各部门对内、对外的行动准则或工作规范,其合理与否将直接影响高校协同创新工作的顺利进行。僵化的组织制度势必阻碍各项工作的顺利进行,相反,人性化的工作制度将大大缩减协同创新工作的时间成本。同样,组织结构的柔性决定了高校能否灵活组建跨部门团队。一个真正有竞争力、有活力的创新组织还需要实现战略协同,从而实现组织内统一思想、资源共享。另外,组织行为决定了相互之间的沟通水平和相互信任程度,风险分配和利益分配的合理程度往往关乎协同创新活动的成败。同时,文化作为组织长期发展中形成的主导性的效能价值观,能指导、激励组织成员的日常工作行为方式,因此也需要高校协调与外部协同主体间的文化差异,建立良好的文化氛围,鼓励组织成员的协同创新精神。综合来看,要素管理能力的关键子域包括:制度体系的健全程度、组织目标的一致性、组织结构的合理性、战略性研究规划能力、高校的主导能力、相互沟通水平、相互信任水平、风险/利益分配的合理程度和组织文化的一致性。
    (4)创新效益能力。高校的协同创新活动最终是为了实现创新成果。结合高校自身的发展需求以及其他协同主体的诉求,高校协同创新效益能力主要包括:科研成果的产出能力(学术论文产出强度、专利的申请强度)、培养创新型人才的能力以及外部社会效益能力(新产品或新技术的市场推广程度、对地区经济发展的贡献度)。
由以上分析得到的各个关键子域的目标,如表2所示。(略)
    (5)过程管理能力。高校的协同创新活动大多是以项目的形式开展,因此高校协同创新能力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体现在对协同创新项目的过程管理能力。借鉴项目管理的五个基本过程,高校的协同创新项目管理的过程包括:启动、计划、执行、控制和收尾。这五个基本过程对应了五种过程能力,每种能力也具备五种成熟度等级,即松散级、系统策划级、整体规范级、量化控制级、创新优化级。松散级过程能力目标/特征体现为“不明确”;系统策划级过程能力目标/特征体现为“整体过程明确”;整体规范级过程能力目标/特征体现为“过程规范”;量化控制级过程能力目标/特征体现为“过程精确可控”;而创新优化级过程能力目标/特征体现为“可自我改进并创新”。

4  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评估方法与评估程序
    建立了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模型后,就可以对具体的高校实施评估工作。下面以西安某高校为例,对其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进行评估,以便说明评估方法与程序。
    (1)建立评估小组。为保障评估的客观性和准确性,评估小组由熟悉或直接参与高校协同创新活动的专家、学者及管理工作人员组成,共20名。
    (2)收集评估数据。根据高校协同创新活动的关键子域/关键过程域及其目标的要求,设计调查问卷,将五个成熟度等级事先赋值为:1、松散级[0,20),2、系统策划级[20,40), 3、整体规范级[40,60),4、量化控制级[60,80),5、创新优化级[80,100],请由20名专家组成的评估小组根据相关高校的关键子域/关键过程域的目标的实现程度进行打分。
    (3)评估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水平。对20份调查问卷进行数据统计分析,其中专家评分取算数平均值。根据评估结果,绘制两级雷达图,即关键子域/关键过程域相对于关键领域的雷达图(具体图略,其中:外部环境能力中的政策保障水平和外部协同氛围2项关键子域均为第4等级——量化控制级;资源支撑能力中只有技术的互补程度为第3等级——整体规范级,其余的5项均为第4等级;要素管理能力中的制度体系健全程度、战略性研究规划能力、组织文化的一致性3项为第3等级,其余的6项均为第4等级;创新效益能力中的新产品或新技术的市场推广程度、对地区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2项为第3等级,其余的2项为第4等级;过程管理能力中只有控制过程能力为第3等级,而启动、计划、执行、收尾4个过程能力均为第4等级)和五个关键领域的雷达图(具体图略)。从五个关键领域的雷达图可以看出,只有该高校的外部环境能力处于第4级——量化控制级水平,其他四个关键领域的能力均处于第3级——整体规范级水平,因此,该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水平等级为第3级——整体规范级。
    (4)提出改进方案。根据评估结果的雷达图,可以发现:①该高校在协同创新过程中,同外部协同单位的技术互补性一般,可见没有充分发挥内外部科研人员的技术互补优势,因此,在今后协同创新过程中,应该合理调配科研人员,增强组织间知识、技术的转移效率;②该高校的要素管理中的制度体系的健全程度、组织文化的一致性、战略性研究规划能力均处于一般水平,说明该高校今后应该努力完善相关制度体系,协调同外部协同单位的组织文化的差异,避免由于组织间文化不同造成的管理冲突;③该高校的创新效益能力的短板是新产品或新技术的市场推广程度及对地区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这说明,该高校在注重科研成果的产出水平的同时,没有考虑到现实市场的实际状况,导致科研成果在产业链转化过程中市场接受率不高,没有达到带动地区产业经济发展的效果,因此,今后该高校在与外部企业单位协同创新过程中,应该多调研行业市场现实状况,使协同创新的成果产出更贴近现实市场需求,通过新产品、新技术在现实市场上的大幅度推广而带动整个地区经济的发展;④该高校过程管理能力中的控制过程能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这也是目前很多高校的通病,即协同创新项目一旦成功立项,便忽视了对项目实施过程中各环节的检查、控制,没有做到“事前控制”和“事中控制”,往往是项目结题时才草草“救火”,因此,今后应该进一步规范过程控制中的相关制度、文件,做好控制过程中的偏差分析与趋势分析,及时识别项目实施过程中的风险,由“事后救火”转变为“事前、事中控制”。总体来看,该高校的外部协同创新大环境还是很好的,在这样有优势的外部环境下,该高校更应该抓住机遇,准确识别自身协同创新能力中的短板,努力弥补自身不足,争取向更高的成熟度级别晋升。

5  结束语
    目前国内外文献对高校协同创新能力的评估比较偏重于静态的、从投入产出(绩效评估)方面进行评估,对协同创新过程能力建设的指导性较弱。本文提出的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评估是一种动态的评估方法,既考虑了非过程性关键领域要素也考虑了过程性关键领域要素,这使得在实际评估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时,能更好地反映高校在协同创新方面所取得的综合、实际效果,建立的模型可以帮助目标高校发现实际存在的不足之处,以便明确今后管理的薄弱环节,并建立有针对性的改进方案,从而使高校的协同创新能力得到逐步提升和持续改进。本文的研究成果对于探索复杂环境下的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提升有着积极、重要的意义,有助于通过评价过程获得具有可比性的评价结论,兼顾动态与静态效果,指导高校建立动态、持续改进的工作模式,有针对性地提高高校协同创新能力。同时,结合高校协同创新工作的实践需要,探索能力成熟度模型的改进和适应问题,可以进一步拓展和深化能力成熟度管理理论,对于丰富和完善其理论体系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本文提出的高校协同创新能力成熟度的评估采用的是通过专家主观测评的评估方式,在今后的研究中将会进一步构建更为精确和完整的评价指标体系,建立客观定量的物理测度模型,以实现对评估目标的更为客观、精确的评价。

[基金项目:西北工业大学政策研究基金重点项目(ZYZ201504);西北工业大学研究生创意创新种子基金项目(Z2016176)]

参考文献:
[1] 胡锦涛.在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1-04-24.
[2] 教育部,财政部.关于印发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实施方案的通知[EB/OL].2012-05-08.http://education.news.cn/2012-  05/08/c_123094483.htm.
[3] 徐自强,谢凌凌.从重点建设到协同创新: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政策变迁[J].现代教育管理,2014(5):39~45.
[4] 曹青林.协同创新与高水平大学建设[D].华中师范大学,2014.[5] 李祖超,梁春晓.协同创新运行机制探析——基于高校创新主体的视角[J].中国高教研究,2012(7):81~84.
[6] 杨林,柳洲.国内协同创新研究述评[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2015(4):50~54.[7] Mark C Paulk, Bill Curtisetal. 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   Version 1.1[J].IEEE Software,1993,10(4):18~27.
[8] 田军,邹沁,汪应洛.政府应急管理能力成熟度评估研究[J].管理科学学报,2014,17(11):97~108.
[9] Henderson J, Mcadam R, Leonard D. Reflecting on a TQM  -based university/industry partnership: Contributions to   research methodology and organizational learning[J].    Management Decision,2006,44(10):1422~1440.
[10] Bodas Freitas I M, Marques R A, Silva E M D P. University–  industry collaboration and innovation in emergent and   mature industries in new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J].Research    Policy. 2013,42(2):443~453.
[11] Ankrah S, Al-Tabbaa O. Universities–industry collabor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J].Scandinavian Journal of Management,  2015,31(3):387~408.
[12] 崔杰.基于协同创新项目的成熟度模型构建及应用研究[D].河 北工业大学,2014.
[13] 卜凡彪,薛惠锋,等.基于ANP的高校协同创新能力评价研究[J].计算机仿真,2015,32(3):242~247.
[14] 张丽娜.行业特色型高校协同创新的机制研究[D].中国矿业大 学(北京),2013.
[15] 谢思全,鹿媛媛,李叶妍.科技协同创新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初探[J].现代管理科学,2014(1):18~20.
[16] 欧立雄.企业项目管理[M].北京:中国电力出版社,2015.
[17] 袁家军,欧立雄,王卫东.神舟飞船项目管理成熟度模型研究[J].中国空间科学技术,2005,25(5):1~9.

友情链接: 中国高校科技知网页面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技术支持:虎翼网
杂志订阅信箱  Fax:010-62510207  京ICP备:05004627号
2011 版权所有:《中国高校科技》杂志社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转载本站信息
牛仔 iphone5s 内衣 智能机